鄉野傳奇~1 第一章  窮書生辭別爹娘赴殿試 雲弘俊為赴京參加殿試,攜帶簡單行囊及少數盤纏拜別爹娘。 雲承先看著雲弘俊說: 「俊兒,這次是你第一次出遠門,一路上可要小心在意。爹只跟你叮嚀一句話,那就是世道人心險惡,雖說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無。切記!切記!」 「是的,孩兒謹記爹爹的教訓。」 「俊兒~」萬梅君早已淚流滿面哽咽地喚著雲弘俊。 「娘!」雲弘俊見萬梅君傷心模樣,不由得紅了眼睛:「您別傷心,孩兒這次出門是要求取功名,別無他意,待孩兒在京城完成殿試,便會返回故里陪您及爹爹二位老 部落格人家。」 「俊兒,你從小到大從沒出過遠門,這次你雖是赴京趕考,但這一去總得數月方能回家,為娘的很擔心,很不捨呀!」 「梅君,」雲承先扶著萬梅君雙肩說道:「妳就放心讓俊兒出門去閱歷閱歷吧!男兒志在四方,妳總不能把他留在身邊一輩子吧!」 「承先,我是真的很不捨呀!」 「我知道。」雲承先轉頭對雲弘俊說:「俊兒,你走吧!就讓?兒與嫈兒陪你走一程吧!」 「是,孩兒拜別爹娘。」 雲承先趕緊扶著萬梅君進入屋內,生怕萬梅君在度感傷落淚。 租屋但萬梅君卻仍頻頻回首看著雲弘俊由弟妹陪著的身影逐漸遠去。 他的弟弟雲弘?及妹妹雲弘嫈陪他走到村子口,雲弘俊停下腳步轉過身對著弟妹說: 「弘?,弘嫈,你們回去吧!不要再送我了。」 「哥哥,」雲弘?聲帶哽咽地說:「你一路要保重呀!」 「大~哥~」雲弘嫈更是哭得梨花帶淚語不成聲:「你~要~早~點~回~回~來呀~!」 「弘?,弘嫈,你們別再傷心了,大哥這次是到京城打算求取功名,又不是上戰場殺敵。你們要為我祈禱祝我金榜題名衣錦還鄉才是,怎麼是 房地產哭哭啼啼的呢?」 「大哥,」雲弘嫈收住了淚說:「我們當然會乞求上蒼保佑你高中榜首。可是你這一去要那麼久,我們會想你的。」 「我知道,我一定會盡力爭取功名。你們在家要好好伺候爹娘喲!」 雲弘?與雲弘嫈不約而同地說: 「是的,哥哥(大哥)我一定會好好伺候爹娘的。」 「那我就放心了。你們回去吧!我走了。」 雲弘彥揮手道: 「哥哥,再見!」 雲弘嫈也跟著揮手道: 「大哥,早點回來喲!」 雲弘俊對著弟妹大聲叫道: 「再見囉!」 雲弘俊這次是首次遠離家門,外界形形色?租房子滮巫雂A對他而言均是嶄新且希奇的。一路上,他走走停停的,逢山越山,遇水過水。若是經過市集,則多停留片刻。日間,他看準方向循路前進,夜間,由於要節省開支,因此有廟宿廟,無廟則將就著尋個廢屋草寮度過一宿。 這一日過午,雲弘俊來到一處風景絕佳山嶺,放眼望去,層層山巒在陽光普照下呈現一片鮮綠。吱吱喳喳的鳥兒爭鳴,五顏六色的花朵齊放,蜂蝶兒穿梭其間,好不熱鬧。 雲弘俊不禁讚嘆造物者的奇絕妙筆: 「好一幅天然美景人間仙境。」 雲弘俊一路貪看山川景色,興致盎然,不自覺已深入叢林,但見林 室內裝潢木扶疏參天蔽日,此時又是日幕西垂天色漸暗,待得發現周遭昏黃一片,這才驚覺在這山間小徑,前不著村後不搭店,已然錯過宿頭。心頭焦急之下想到: 「現在身陷深山野徑,若遇豺狼猛獸丟掉小命曝屍荒野事小,倒是家中爹娘日日倚門引頸期盼我的衣錦返鄉,到頭來若只落得喪事一樁,豈非大不孝!這將如何是好?」 因日來路走得多了,二腿發麻,又疲又累,又飢又渴,除卻頂上一團皎潔月光尚能依稀辨識小徑外,周遭已是漆黑一片。偶爾傳來幾聲狼嗥,更增添幾許恐怖氣氛。 雲弘俊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一腳高一腳低地往前疾走。偶然抬頭,發現前 關鍵字排名面是一片竹林,在月光下若隱若現地可辨識一角紅牆就在竹林後方。大喜之下,雲弘俊三步併二步急急穿越竹林來到園門前,舉頭望去,隱約中可看出這幢屋宇佔地極大。心想:在這荒郊野地竟有這等豪門巨宅,這戶人家定是非富即貴。 此時,雲弘俊內心反倒踟躕起來: 「怎麼辦?是敲門呢還是不敲?若去敲門,被屋主人瞧見我這窮酸狼狽樣,少不得會被奚落一番;若是掉頭轉去另覓棲身之所,在這荒郊野外誰知前路會發生啥樣情況?」 心中正在舉棋不定拿不定主意的時候,忽然一陣寒意撲上身,那兒的暗處似有幾對星點兒往這兒直瞧,許是飢渴虎狼對自己伺機待撲吧! 「算了 膠原蛋白,再也無退路了,就敲門吧!」 於是雲弘俊握著拱門上的門環急敲起來,在這靜寂夜裡,敲門聲震天價響直穿雲霄,枝頭上夜宿的鳥兒被驚得噗噗亂飛,蛙兒們的互相爭鳴也因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忽然閉上了嘴,瞬間的寂靜反倒為這黑夜帶來驚悚氣息,雲弘俊驚懼地望向四周。 園門「咿呀」ㄧ聲開了,將雲弘俊驚的跳了起來,回首望去,園門後方探出ㄧ位頭戴四方帽的蒼髮老者,但見這位老者雙頰瘦削、唇薄而平、鼻挺而闊、雙眉稀疏下的眼睛半睜半閉,似剛睡醒模樣,身高足足矮了雲弘俊一個頭,仔細一瞧,原來他是僂著背脊: 「絀!你這後生小子為何在這夜深之時敲我家門,擾人清夢?」 雲弘俊忙對那?西裝鴞悛怬@了個揖說: 「先生請了,晚生姓雲,只因貪趕路程而錯過了宿頭,想在府上借住一宿,不知方便否?」 「我家員外已然休息,所以不便答應於你,還是請你往前行去另覓棲身處所吧!」 老者說完就待將園門關上,這下雲弘俊急了,忙用右手抵住園門央求道: 「先生,請您行個方便,這方圓十里內似乎不再有人家,在這荒郊野外,您教我往哪兒覓住處棲身呀!何況林裡似有惡獸伺機,懇請先生發個慈悲容借住一宿?」 「嘿!你這後生小子,怎地有那許多糾纏,你要住哪兒關我啥事,我只管這兒無法留你就是了。」 「先生,請您行個方便,我只求棲身屋角一隅,明兒一大早我定當急速啟程,絕不驚動貴主人半 酒肉朋友分。」 這時那管家已呈不耐煩神色道: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你還是走吧!把手放開,我要關門。」說完就隱身門後欲將園門推上。雲弘俊出於無奈便邊求邊用雙手將園門扺住,畢竟雲弘俊年輕力壯,老者始終無法將門關上。 雙方正在爭執間卻驚動了正欲入寢的屋主人,屋主人披上長袍走到外頭面對管家詢問: 「福生,夜闌人靜之時,外頭何事喧嘩?」 「啟稟員外,有個陌生小子說錯過宿頭定要進來借住一宿,是我不答應,方才發生爭執。」 「哦!竟有這回事,待我瞧瞧。」 (版權所有,請勿引用或盜用)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澎湖民宿  .
創作者介紹

cocktail mv

zwsgzp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