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習慣於用“歷史認識”問題來看待安倍“拜鬼”,殊不知安倍向靖國神社索取的不僅僅是“歷史效應”,更是“現實紅利”。
  本報特約評論員雍浩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4月21日向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獻上了祭品“真榊”。“真榊”類似招魂幡,“榊木”上系有五色絹帶和所謂“三種神器”,是典型的神道祭祀品。
  21日是靖國神社例行春季大祭首日。安倍選擇這一日子以“總理大臣”名義高調供奉祭品,其“心意”世人皆知。有日本媒體替安倍打圓場:安倍以供奉“真榊”代替參拜,是顧慮到美國總統奧巴馬將於兩天后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而日本共產黨書記局長山下芳生一語道破:鑒於安倍一貫持美化侵略歷史的立場,供奉祭品的行為與參拜沒有本質區別。
  參拜也好,供奉祭品也罷,安倍對靖國神社有所供,必然有所求。人們習慣於用“歷史認識”問題來看待安倍“拜鬼”,殊不知安倍向靖國神社索取的不僅僅是“歷史效應”,更是“現實紅利”。
  安倍多年來的言行表明,其本人是“靖國史觀”的狂熱信奉者。“靖國史觀”的靈魂在於“為天皇赴死、以身殉國是最大幸福”,由此衍生出美化殖民和侵略歷史,否定遠東國際軍事審判的種種歷史修正主義論調。
  日本戰敗近70年來,以“靖國史觀”為代表的歷史修正主義和政客的“返祖”“復古”時不時沉渣泛起,卻從來沒有成為日本社會的主流思潮。然而,伴隨安倍第二次上臺,被視為帝國舊影的“靖國夢”漸漸呈現猙獰的現實面目。
  在東京起訴安倍參拜違憲的日本市民原告律師團團長木村庸五對此敲響警鐘:安倍參拜靖國神社的舉動應被視為“戰爭準備”的有機組成部分。
  簡而言之,安倍一方面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等政策從硬件方面強化軍事體制,一方面通過參拜靖國神社在軟件方面重新確立“殉國赴死”的國家主義價值觀。一旦軟硬件整合完畢,安倍的“戰爭機器”即可高效運轉。
  這一構思有據可查。今年3月,安倍在出席日本防衛大學畢業典禮的訓話中,舉出10多年前一起自衛隊軍機機毀人亡的往事,要求自衛隊官兵對“萬一”做好準備。而安倍的政治盟友、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日前更是赤裸裸地表示,解禁集體自衛權後,日本社會要有“死人”的心理準備。
  這是準備重啟戰端的節奏嗎?人們有理由擔心,正是在“戰爭”與“死人”的關聯性上,通過安倍的參拜,靖國神社的黑暗歷史與日本可能的冷酷未來正在接近,且不排除有一天重新融為一體的可能。
  如果“魔幻現實主義”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還活著,他會如何書寫安倍時代的日本,或許是“多年以後……安倍將會想起,外公岸信介帶他去靖國神社的那個下午……我的外公曾是甲級戰犯,我也是”。
  相關報道見A21版  (原標題:安倍在靖國神社找到魔幻現實主義)
創作者介紹

cocktail mv

zwsgzp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